正在阅读:小时候,没干过这事的奉新人,算不上真正的农村人!
分享文章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潦河文艺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小时候,没干过这事的奉新人,算不上真正的农村人!

转载 徐璐2022/11/28 08:50:43 发布 IP属地:未知 来源:微信公众号 作者:奉新远航信息网 2165 阅读 0 评论 1 点赞

小时候,每天放学后

有一项雷打不动的任务

那就是放牛

这对于在奉新农村长大的人来说

真是一件既快乐又忧愁的事

愁,是每天重复一样的事让人厌烦

乐,是放牛确实有许多趣事发生

比如,下面这些放牛趣事

那可真是有意思极了!

↓↓

放牛趣事

作者/ 李正昌


(网络配图)


每当回忆起童年的快乐,我总会想到放牛的趣事。


牛是农民种田的帮手。我们小时候,牛是集体的。生产队把牛分到各家各户去养护,每年由队里根据每头牛的情况给农户记三到五百个工分作为报酬。而看护牛的事则基本上由各家的小孩子(主要是男孩)承担。


放牛是孩子们的快乐时光。每天早晨和傍晚,我和同伴们都把牛牵到屋场对面山上让它们吃草,而我们则可以尽情地玩耍。那时候的小孩都没有什么玩具,无非是折几根柴棍子在地上划几个格子下“三笔直”或“九口田”之类的,玩多了就觉得没意思。


有一次,小诸葛(他的鬼点子多,所以得了这个外号)提议我们骑牛玩,大家都一致赞同。我们选了一头刚下崽不久的母牛,又割了几把又绿又嫩的茅草,趁牠不注意时,瘦小的金猴子窜过去爬到了牛背上。母牛很不情愿,扭了几下身子,想把他摔下来,我们赶紧把茅草伸到牠嘴边,牠吃到嫩草,心情好多了,就不扭身子了,金猴子趁机坐直了,还神气地向我们挥了挥手。就这样,我们轮番上阵,骑着牛扮着电影里的骑兵的样子疯玩。


(网络配图)


突然,一头耕田休工回来的公牛冲了过来,闻着母牛的屁股,向牠求爱。母牛不愿意,公牛恼羞成怒,用尖角去顶牠,母牛落荒而逃,公牛偏偏不放,母牛左右躲闪,骑在牛背上的小伙伴被颠得东倒西歪,随时都可能摔下来被牛踩着,吓得我们大叫。紧急时刻,随后赶来的大人把公牛强扯走了,我们才避免了一场大祸。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也是我们放牛孩子最盼望的日子。我们把牛绳往牛背上一搁,让牠们自由地去吃草,自己则到处寻野果子吃。雨后被晒得裂开嘴的满身尖刺的茅栗球,轻轻碰一下又黑又亮的茅栗就掉出来了;圆圆的柿子有红的有黄的,虽然吃到嘴里感到涩口,但那种滑滑的微甜还是很吸引人;又甜又酸的要数“蓝虫官”了,一颗颗圆嘟嘟的,一把塞到嘴里,吃多了嘴巴都变得又红又紫;最好吃又容易摘的当然是山楂了,红的,黄的,又不刺手,吃不完的搁到裤兜里带回家,父母、弟妹们都喜欢吃,有的人家还用它做山楂饼呢。


(网络配图)


有一次,我远远看到一株山楂树上挂满了乳黄色的山楂,一颗颗有算盘子那么大。我大喜过望,奔了过去,伸手到树顶上摘了几颗山楂,正想往嘴里塞,突然看见山楂树下荆棘丛里有只鸡扒在那里,我不由自主地喊出声来,“快来呀,这里有只野鸡!”因为荆棘太密,我钻不进去,这时附近的小伙伴们都冲了过来,一边叫“在哪里?在哪里?”可能是受到惊吓,野鸡站起身,向我窜来,我弯下身子,扑了个空,野鸡窜出去好远。“快来抓野鸡呀!肯定是受了伤的野鸡!”伙伴们都跑过来追,谁知没多久,“咯咯!”一声叫,野鸡飞走了。伙伴们叹息着,散了。“这野鸡在做什么呢?”小诸葛一边说,一边朝我这边走来。我回过神,往山楂树下一看,吔,发现了一窝鸡蛋。一数,七个。由于是我发现的,我得了三个,小诸葛和另一个伙伴各得了两个。晚上,父亲一边就着炒野鸡蛋喝酒,一边说:“这是野鸡在孵小鸡,孵昏了头,如果你不大喊大叫,扑上去就可以捉到哩!”


(网络配图)


进入冬天,百草枯败,大部分时间牛都被栓在大树底下或牛栏里,晚上在牛栏的栏栅上挂两把稻草给牠吃。天气好的时候,我们也会去放牛,不过是敞放,就是相约着把牛牵到村口大路上,将牛绳缠绕到牛角或脖子上,让牛群沿着大路往凌石坑那边去。牛是很有灵性的动物,牠们结伴而去,到山坑的田塍上、山窝里去寻青草吃,傍晚时分又会结伴回来,我们都到村口去接,再分头牵到牛栏里去,也有自己直接去牛栏里的。


(网络配图)


有一次,金猴子家的牛到了点灯吃晚饭的时候还没回来,一家人急得团团转,赶紧出去找。他们沿着凌石坑的路边的山坑一路寻找,找到半夜都不见牛的踪迹。第二天,天下着毛毛细雨,金猴子学也没上,跟着他爹妈还有两个叔叔一起去找,到傍晚时还没找到,急得没办法,来请我公公(爷爷)帮“掐时”。我公公扳着手指头,口里念念有词,最后告诉金猴子的爹说:“放心,牛没走远,就在山南那边。”金猴子的爹说:“不可能吧,我在山南屋场里问了,他们说没看到牛。”我公公没吭声,一副信不信拉倒的样子。金猴子一家和我们几个小伙伴便一起往山南赶。


山南是个小屋场,十几二十户人家,离我们村七八里路,平时到我们镇上去赶墟都要路过我们屋场,所以大人都有点面熟。我们在山南屋场里问了七八家,都说没看到有外面来的牛,正在一筹莫展时,小诸葛叫着跑过来说:“金猴子!你家的黄牯关在那边柴间里!”大家一听,便跟着小诸葛走,来到一个柴间,果然黄牯被关在里头。金猴子飞快地解开栓在柴垛上的牛绳,牵出牛来,正要往回走,一个瘸子拦住了我们:“不赔我的菜不能牵牛走!”边说,边领着我们去到他的菜园。一看,一园的青菜、萝卜、大蒜等等,被踩得一塌糊涂,估计都是黄牯的功劳。


金猴子的爹看了看瘸子,想着他也不容易,便说:“看样子是我家的黄牯牛绳解了,在这里被缠住了,对不起!你说赔几多钱?”瘸子说:“我也不多要,五元。”“五元就五元。不过我今天没带钱,明天你去赶墟时我在村头等你。”“行!”说好了赔钱的事,我们牵着牛正要回家,突然小诸葛又叫了起来“吔!怎么黄牯背上破了?”我们围上去看,牛背上真的破了一块皮,还沁着血。“你拿什么打了牛?”金猴子的爹冲着瘸子吼叫。瘸子自知理亏,喃喃地说:“我扛着锄头来菜园里,看到这样子,气不过就用锄头敲牠一下。”“你打伤了我们的牛,你这是破坏集体财产,不把你捉去坐牢就便宜你了!五元钱不赔了!”小诸葛冲着瘸子喊道。我看到瘸子垂头丧气地往回走,心里有点可怜他。金猴子他爹看了我一眼,冲着瘸子说:“我赔你两元钱,明天到村口给你。”“啊——”瘸子长长地应了一句。


已有0人点赞

自定义html广告位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

专题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