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奉新之憾!潦河有座消失的九天阁,它是那么的令人神往...
分享文章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话说奉新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奉新之憾!潦河有座消失的九天阁,它是那么的令人神往...

转载 方璜2021/06/19 08:46:08 发布 来源:微信公众号 作者:奉新信息网 1438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


九天高阁的史迹文痕
樊明芳

在奉新县城东南面有一座岐山,在岐山脚下的冯川河中有一块游鱼石。康熙版《奉新县志》载:“游鱼石在县治东南冯水中。石广数亩,状类鱼游,其大墩旧倚岐山,南岸因洪流瀺灂,遂渐徙河中,一柱中流,四山环翠。” 邓元之《游鱼石记》云:

石以鱼名,何哉?邑之东南,有石突出中流,状类鱼游,因名之。其石广数亩,如砥。水触之成声,风荡之成纹。径路陡仄,无级可跻。上有一庵,鱼声隐隐,烟树迷离,名公韵士常喜登眺焉。一日,黄夫子泛舟游览,曰:“此砥澜也。云水来亲,会心自远。”建阁其巅,与东壁文峰并峙。公余集秀彦操觚其中,颜曰“元社”。登斯阁者,览其寄志命名,知夫子勖望后贤者远且大矣。噫!游鱼片石,一经品题,而名遂以传,是名胜之遇知已,固有待哉。遂为记。

由此可知,该石形状恰像一条头朝上,尾朝下,逆流而上的鲇鱼。其头部原先是与岐山连在一起的,后因洪流不断冲刷,这块游鱼石才与岐山分离,成为了冯川河中的一块小洲。小洲长约200米,宽约60米,高出河面约2米,因史上无论涨多大的水,小洲从未被淹过,因此有人说它是一块“活石”,会随着水位的涨跌而升降。正是因为人们附会了该石许多神奇的传说,所以成为了县城的一处名胜。

(游鱼石航拍图)

县城东南部是冯川河与黄沙港二水交汇处,无疑是奉新县城的水口。清代知县邹山立在《回澜塔记》中说:“奉新北枕狮山,南临冯水。冯水源出百丈山,及邑之西,流分为二:经流在北,绕邑治之南而东;支流在南,径南市之北至邑之东,而与经流合,由此会归冯川,故县治之东南为水口要道。”

上文中所说的经流是冯川河,支流是黄沙港。有墈舆大师说,这里不仅是水口要道,而且那游鱼石便是罗星所在。清代知县吴宪文在《重建九天阁记》中说:“邑治东南二里许,冯水中起一游鱼石,若有首尾,形家指为罗星。”

什么叫罗星呢?在风水学中罗星指水口水流中突起的土石洲阜。明代徐善继、徐善述在《地理人子须知·砂法》中说:“夫罗星者,水口关拦之中,有堆峙起,或石或土,当于门户之间,四面水绕者是也。罗星合法度,其内必有大直贵地。”风水家认为,罗星立于水口能阻挡生旺之气急流涌去,能聚气凝穴。因此,凡为佳城佳地,水流之中必有罗星。唐代杨筠松《撼龙经》说:“关拦之山作水口,必有罗星在水间。大河之中有砥柱,江川之口生滟滪,大姑小姑彭蠡前,采石金山作门户……大关大锁龙千里,定有罗星横截气,截住江河不许流,关住不知多少地。”

杨筠松列举了长江之上的滟滪堆、大孤山、小孤山、采石矶和金山为例来说明其关拦水脉的作用。由以上三位墈舆大师的论述看来,位于奉新县城东南部水口处的游鱼石恰好符合上文所说的罗星的特征。罗星有何风水作用呢?风水学认为,罗星的风水作用不仅仅是加持在特定的阴阳风水局中,而且在一些依水而生的城市、村庄等所依托的河流中,罗星的风水作用会辐射整个城市,为整个城市锁住文运和官禄,使其更加兴旺。

东南方属八卦中的巽方,既是水口要道,又是罗星所在,关系到奉新人才的兴衰,其关系重大无庸讳言。用什么来关锁水脉呢?早在明隆庆年间,奉新县令陈隽就在岐山之巅兴建了一座文峰塔,它系实心楼阁式砖石结构,6角5级,高20米,是奉新境内建成年代最早的风水塔。但仅有一座文峰塔,并未形成关锁门户之势,显然是不够的。

据清邹山立《回澜塔记》载:“康熙初,前令黄公虞再尝于邑东南游鱼石上建元社阁,以与岐岭文峰并峙,今修为九天阁者是也。又即老东门废基建文昌阁,以迎巽气,且以关锁水脉。后移学宫左为魁楼,而此阁遂废。巽维水口,无所资以镇压关锁,故水势遂漫直疾走。即西方经、支二流不复分为潆抱,径顺流南趋,经学宫前,过冯川桥而东,以直达于冯水。”同治版《奉新县志》卷4第84页载:“九天阁在县治东南岐山脚下、潦河中之游鱼石上,知县黄虞再建,后坍圮。乾隆五十七年重建,复圮。道光十七年,邑绅赖以立、甘绍烈等醵金重建。”

由上可知,知县黄虞再在游鱼石上建的最初叫元社阁,后来才改名叫九天阁,与岐山之上的文峰塔并峙于县城东南方;又在县城老东门宾阳门的废址上兴建了一个文昌阁,以此来迎接巽气,关锁水脉。按说有这一阁一塔雄峙东南,水口的关锁应该有了保障,可惜九天阁那砖木结构不耐风雨之侵蚀,数十年后便破败不堪了;又因在学宫的左边新建了功能相同的魁楼,文昌阁也被废弃。县城的东南方仅剩一座文峰塔,巽方水口便没有了镇压关锁。

乾隆五十七年(1792),邑人曾将破败的九天阁建葺一次,但不久又坍塌了。道光三年(1823),知县邹山立倡劝绅士宋鸣琦等,将乾隆壬子年(1792)未完工的回澜塔基建成了一座7层高塔,巽方总算多了一道关锁。道光十七年(1837),邑绅赖以立、甘绍烈等人又倡仪将九天阁彻底进行了一次重建,知县吴宪文为此撰《重建九天阁记》云:

“邑治东南二里许,冯水中起一游鱼石,若有首尾。形家指为罗星。康熙间,邑侯黄公创九天阁于其上。乾隆壬子,复加修茸。迄今,倾圮殆尽存荒墟。予莅奉十年,欲劝建,未果。兹者,邑绅士赖以立、甘绍烈、赵寿卿、廖砥斋、邓云门、徐曙山、邓鹤龄、廖觉斋、邓湘云、廖锦堂,从善乡余白石、周海潮、岳纳堂、刘敦厚堂、余三益堂、余望瀛,南乡邓敦睦堂,北乡宋宴春、宋平湖、魏延显、章逢万堂,新安乡喻理斋、袁松江,进城乡彭秋浦、彭篮田、彭竹坞、彭志燮、罗坦江、承善堂,奉化乡刘文焕、蔡昌、吴镇、聚升堂醵金同构,约费三千镪有奇,焕成巨制,恢拓前模。经始于道光丁未九月,告竣于戊申八月。诸君述其端绪,请予记以落之,予允所请。登楼四望,城廓屋舍,乡里畎浍,历历在目前。凡山川之雄秀,林木之葱茏,莫不回巧献妍于此阁之下。阁后之布置尤佳。信乎一邑大观也!义乎三十余人之大力也!且罗星主科名官禄,前此之盛,甲于江右,继此而灵光拱护,辉映乎文章黼黻,将于是重有期焉。是举也,闻任事者盘馔各出已囊,工巨用廉求之,今世鲜矣。若夫捐赀定数,每股制百千,其中有专捐、合捐,并为祖父捐者,或书名,或书堂,或书号。总之皆义胜,当备录之,以寿贞珉。”

记文详细交待了重修原由、捐资者姓名及捐资堂号名称,经始于道光丁未(1847)九月,告竣于戊申(1848)八月。本次重修用了整整一年时间,花了3000多两白银。文中只说本次重修“恢拓前模”,并未谈到原阁几层,新阁几层,但根据上世纪50年代留存的照片可知,本次新建的九天阁为5层,因为此后并未有重修的记载。作者在文中希望九天阁重建之后,能够“灵光拱护,辉映乎文章黼黻,将于是重有期焉”,通俗地讲就是希望水脉关锁之后,奉新县能够人才辈出,官运亨通。这无疑是一种良好的祝愿。

(道光年间重修的九天阁)

此后,奉新县城的巽方水口不仅有双塔雄峙东南,而且有九天高阁关锁水脉,奉新县的文运昌隆,人才辈出,自当是指日可待,水到渠成的。据谢宏维《论明清江西进士的数量变化与地区分布》(《江西师范大学学报》2000年11月)统计,南昌府8州县在明朝考取进士共643名,奉新21名,占总数的3.26%,列本府第5名;清朝共考取进士455名,奉新93名,占总数的20.4%,列本府第3名。奉新在当时只是一个不到20万人口的小县,科举高中的人数却能远超许多大县,甚至超过了广信府(76人)、临江府(55人)、南康府(65人)、南安府(26人)、袁州府(74人),在全省仅次于本府的南昌县(138)、新建县(124)和建昌府的南城县(96),奉新县以93人的成绩高居全省第4名!我不知道奉新县在清朝时文风如此鼎盛与风水学中的关锁水脉有无必然联系,但奉新县在整个清朝无疑是江西全省响当当的人文大县!

九天阁最早叫元社阁,是一个文人聚会的地方。此外,九天阁还是供奉九天玄女的祠庙所在。闵钺《冶庵文集》卷1七言律《九天甘澍》诗前小序云:“九天仙素以祷雨著灵,西昌新吴多石甲魃鬼,稍虐,禾为焦草。侯迎诸获验,建阁游鱼石以栖之,每旱祷则如响。”按闵钺的说法这位九天玄女就是神话中的旱神,奉新旧多旱灾,知县黄虞再因为向她求过雨,十分灵验,所以特在游鱼石上建了这座九天阁来让她居住。闵钺的诗写道:

列号高尊著九天,

神功漙怜总通圆。

冯川偶驻阴符剑,

驳气咸归燮理权。

曾制蚩尤消雾毒,

今驱魃鬼退焚缠。

贤侯一念汇霖雨,

蔀屋林林庆大年。

其实,在中国古代典籍中,九天玄女的功德远不止驱旱这么简单。汉代纬书《龙鱼河图》载:“黄帝摄政时,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砂石子,造立兵仗刀戟大弩,威振天下,诛杀无道,不仁慈。万民欲令黄帝行天子事,黄帝仁义,不能禁止蚩尤,遂不敌。黄帝仰天而叹。天遣玄女下授黄帝兵信神符,制伏蚩尤。”张君房《云笈七签》云:“九天玄女者,黄帝之师、圣母元君弟子也。九天为千金之象,性刚好动。九天之方可以扬兵布阵。有《九天玄女治心消孽真经》等经书传世,以教化世人。”

她本是圣母元君弟子,擅长扬兵布阵,黄帝与蚩尤大战时,蚩尤有81位兄弟,又都是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黄帝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上天见黄帝仁义,乃遣九天玄女下凡授其兵信神符,方制服蚩尤,她因此被黄帝尊为师傅。至于请她驱除旱灾,那真是大材小用了。

九天阁建成之后,这里成为奉新县城的一处游览胜地,骚人墨客多有题咏。清初奉化乡(今上富镇)横桥(今属甘坊镇)秀才李飞鹏题《九天阁》诗二首云:

新成高阁砥中流,

浪涌涛回致自幽。

千载空明邀月入,

四时缥缈喜云留。

闲观层叠山容丽,

笑看纷纭人迹稠。

一片心情谁与共,

翩翩逸兴寄沧州。


蓬莱仙境出人寰,

天女高归霄汉间。

一水潆洄澄碧色,

万峰环绕蔼苍颜。

花开春暖江鸥集,

木落秋深塞雁还。

地胜神灵多雨泽,

不须豪句破天悭。

道光十七年(1837)九天阁重修之后,宋先芬撰《重修九天阁落成登临感旧时广文》五律四首云:

杰阁重新日,登临忆昔游。

江山仍顾盼,户牖又春秋。

金碧楼台耸,丹青图画收。

汀洲沙似雪,鸿迹可能留。

凉烟凝白昼,高阁俯平畴。

赤染千山树,苍浮一叶舟。

牛羊交被野,风雨互生秋。

健翮怜霜隼,摩空最上头。

寿果推金石,摩挲到古钟。

饱经风雨蚀,久付土泥封。

振响云重破,惊眠梦正浓。

废兴成小劫,唧唧鄙秋蛩。

吾宗尊哲匠,雅兴集同仁。

解释尘中累,逍遥物外身。

野途循曲涧,小憩得佳辰。

指点云山趣,重来约屡申。

宋先芬又撰《游九天阁记所闻》长诗云:

步出迎熏门,遥望东南道。

夕阳映金碧,交辉丽文藻。

指点水中阁,聿观落成早。

平生揽胜心,抑抑萦怀抱。

乘兴亟登临,景物恣搜讨。

路旁拄杖翁,眉庞而首皓。

揖我谓我旋,偕予生荒草。

太息为予言,斯邱本废堡。

古祠屋三楹,桁椽半倾倒。

犹忆乾隆年,官绅集父老。

选材征匠氏,扩大从新造。

连云甲第开,游观接羽葆。

居然形胜标,朝暮鼓钟考。

岁月一以异,盛衰人莫保。

僧徒鸟兽散,阶除叶不扫。

瓦砾杂蓬蒿,基殿污行潦。

狐狸穴室庭,妖鸟巢棂栲。

岂翳气数穷,擘画亦愺恅。

回环运转通,今又枯泽槁。

踵事且增华,福地夸蓬岛。

荐绅持内局,望尊识宜好。

野老何所知,俯仰忧心噪。

我闻此叟言,远虑良可宝。

兴废抑有时,日落复东杲。

眼前贵适兴,万事鸿雪爪。

策杖姑徘徜,吾意殊浩浩。

咸丰十一年(1861)六月,曾国藩命令其部将鲍超率领湘军由九江进入奉新增援江西清军,同时,清廷安越军又由修水进入奉新罗坊,对驻奉新太平军形成包围之势,将李秀成所部驱赶出奉新。同年秋季,许振祎、严芑、鲁泰石等人陪同曾国藩曾到奉新县城,并登临奉新九天阁。在九天阁上,面对战后的满目疮痍,曾国藩感慨万千,挥笔题一联云:

百战山河,剩此楼头烟树;

九天珠玉,吹成水面文章。

同来的鲁泰石当即亦题一联表示响应:

逆水沉舟,莫谓中流无砥柱;

樊篱塞道,焉知天阁有神仙?

奉新南乡(今赤田镇)许振祎是曾国藩的学生,他的身份亦客亦主,不能太早,当然也不能落后,他题的对联是:

杰阁倚晴秋,依然山色波光,片石盘陀能识我;

元戎来燕座,曾记酒痕诗梦,九天咳唾固殊人。

陪同前来的还有进城乡(今罗市镇)罗坊人严芑,字子骏,号禹农,他本于道光十一年(1831)中举人,选授福建宁洋知县,加同知衔。他曾两次协助请军攻打进犯奉新的太平军。本次有幸叨陪曾国藩,兴致很高,见众人跃跃欲试,他也挥笔题了二联:

小饮偶然临水月;

谪居犹得住蓬莱。


问一时猛士文人,谁向中流牢立脚?

聚百里残山剩水,我来绝顶更昂头。

道光十七年(1837)重修的九天阁,直到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时,该阁仍可登临览胜。新中国成立之初,九天阁屡经战火洗礼,摇摇欲坠,仅剩阁顶和梁柱,已无法登临。文革初期,九天阁残址被拆,砖石被移作县城广场的忠字台。此后,巽方空虚,奉新文运官风之状况不言而喻。

(1951年的九天阁)

2020年8月,奉新县委县政府决定由县交通运输局在冯川河上兴建一座联通潦河湿地公园和岐山公园的文峰步行桥,该桥设计长380米,宽9-13米,海拔高程47.2米,总投资2661万元,由赣欣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负责施工建设,已于2020年10月16日动工,预计2021年6月峻工。该桥峻工后将凌空飞架于冯川河上,与回澜、文峰双塔和融汇山水大酒店雄峙于县城的东南方,还有两座公园南北相衬,如果能将九天阁再现于游鱼石上,它必将成为奉新县城一处最为亮丽的集成景区,让我们翘首以待吧!

(正在施工中的文峰步行桥)


序言:近三千字!赤岸镇党委书记这样说赤岸...

第一篇:感怀一代名将,他曾驰骋奉新葬于赤田,留下千古佳话,千年绝景!

第二篇奉新曾有个新吴洞主,筑五步城,转战南北成就一代霸主,后封余侯...

第三篇:人才辈出,皇恩备至!详解华林书院的鼎盛荣光,奉新人都应引以为傲...

第四篇:溯源!奉新有座浮云宫,原来大有来历...

第五篇:说说奉新的一座宝塔,看完令人泪奔…

 未完待续  

  ...  



欲获取樊先生著作

请联系:13870547288

【免责声明】本文部分图片源自网络,素材、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其中部分图片无法和版权者取得联系,本网页如无意中侵犯了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请来电告之,我们将立即予以删除,并表示歉意!

已有0人点赞

自定义html广告位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

专题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