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天堂里的奉新老校长,您的两句话,让我...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话说奉新 / 正文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天堂里的奉新老校长,您的两句话,让我...

转载 陈秋媛2020/09/16 09:10:50 发布 来源:微信公众号 作者:奉新信息网 959 阅读 0 评论 2 点赞



天堂里的奉新老校长,您的两句话,让我铭记了一生


---龙江河


读高三那年,奉新澡溪中学调来了一位新校长,名叫蔡寓远。


笔者珍藏着唯一一张有蔡寓远先生(二排左五)的照片


蔡校长是土生土长的奉新石溪人,他一生就只从事过一种职业:教书育人。


他个子不高,充其量不会超过一米五八,细细的眼睛,矮矮的个子,平时总是穿一件灰色的对襟棉袄,头戴一顶绒棉帽,脚穿一双灰色棉布鞋,脖子上围了一只绛紫色的毛线“颈箍子”,这一点有点像我父亲,可能戴毛线“颈箍子”是那个年代知识分子的一种时髦?


不知何故,他虽然是奉新人,却在任何场合都不说奉新话,只说普通话,这在我见过的所有奉新籍的老师里,绝无仅有。 


养育了蔡寓远先生的石溪小街


蔡校长担任了高三班的政治课。第一次上课时,照例逐一点名,每念一个名字,他都会抬起头来看一眼。


那时的政治课,无非是念念报纸,读读社论,我觉得实在乏味;尚且这个身材瘦小衣着土气说起话来脑袋还有点点往一边偏的老头,我真没把他放在眼里。趁他在黑板上写字的当儿,我小声地哼起了歌本上的一首新歌。


他突然转过头问:“谁在唱歌?”


我满不在乎地回答:“是我。”还扮了一个鬼脸,同学们唯恐天下不乱地哄笑起来。


他将手里的粉笔头往讲台上一掷:“龙江河是吧?”


他这么快就记住了我的名字,我有点洋洋自得。他却定定地盯着我,盯得我心里有点发毛。


突然,他正色道:“你会写几篇花里胡哨的作文,会拉几下胡琴,了不起了是吧?告诉你,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说完,好像我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心无旁骛地讲起了他的课。


那是一个师道尊严早已斯文扫地的年代,敢这样呵斥学生的老师委实鲜见,我被他震慑住了。


这是一场让我难以忘怀的政治课,他没有读报纸,也没有念社论,上的是鲁迅先生的一篇杂文。我虽然很狼狈,他对鲁迅作品的精彩诠释,却给我们的心灵开了一扇窗,对他不得不另眼相看。 


笔者的母校澡溪中学


不知不觉,上蔡校长的政治课成了我们的一种期盼,即便是报纸上的内容,也被他讲解得生动活泼,妙趣横生。尤其是全校开大会他讲话时,会场上静的连一根针掉到地下都听得见,不出几个星期,不苟言笑的他就成了全校师生心目中的绝对权威。


有一天,他在课堂上说,如果有谁还想多看些鲁迅的文章,可以到他宿舍里去借。因了他的引领,我对鲁迅先生的作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哪肯错过这个良机?


一走进蔡校长的单人宿舍,就令我暗暗惊讶:虽然那个年代的宿舍条件非常简陋,却被他收拾的明窗净几一尘不染,床上的被子折叠得似豆腐块一样方正,干干净净的写字桌上放着一本翻开了一半的厚厚的书,旁边一杯茶冒着热气,飘溢出淡淡的清香;靠墙的书架上摆满了马列和毛主席著作,另一排则是10卷清一色精装本《鲁迅全集》。


蔡校长拿出一本半新的《鲁迅杂文书信选》递给我,我说我会认真阅读,看完后尽早归还。他说他已经有鲁迅的全集,不必还,这一本就送给我了,我大喜过望,向他鞠了一躬,连大气也不敢出,赶紧跑了出来。


不经意之间,我懂事了一些,学习勤奋了,也守纪律了。虽然蔡校长对我特别严格,三天两头“敲打”我,令我一看到他心里就有点发怵,但他在校园里走动或者正在跟别人说话时,我还是忍不住会偷偷地看他一眼。他的形象也在我心目中起了变化:觉得他不瘦不胖,不高不矮,衣着恰显儒雅,眼睛虽小,却犀利无比,说话时脑袋略偏的神态,透出一种凛然之气,多年后我写文章每每用到“风骨”这个词时,会自然而然地联想起蔡校长。


笔者至今依然珍藏着蔡校长半个世纪前的赠书


我还是有点顽性难改,高三的班长是个女同学,对班务工作十分认真,我很抵触她,有一次她在班上布置任务时,我故意搞了个小小的恶作剧,把她气哭了。蔡校长知道后,把我喊去了谈话,在他面前,我不敢胡闹,只有老老实实认错。谈话间,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响了,蔡校长一放下电话就告诉我,县革委政治部来电话,通知我到县文工团去学习三个月。其实我听到蔡校长在电话里问对方是不是明天就要去报到时,就觉得这个电话可能与我有关。因为两个月县文工团在澡溪演出期间,要校方推荐了几个学生去面试,我是其中一个,我的面试结束时,面试老师对他的同事说,他见过不少有音乐天赋的学生,但是能对着一首新歌的曲谱就直接把歌词唱出来的还是第一次见到。那时我就觉得自己好像有点盼头。


于是,蔡校长跟我的谈话内容起了变化,他说县里虽然是通知学习三个月,也可能以后就不再回学校了。离校之前,要送我两句话,第一句还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第二句是“君子不多言”,说社会不比学校,在学校老师会帮你,同学会让你,到了社会上就全靠自己打拼了,所以要多看多想少说话,做人一定要低调。


蔡寓远先生曾经任过校长的甘坊学校  


进了县文工团,我才明白什么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一个仅有几十个人的县级文工团,光是省文艺界下放来的老师就有十来个,都是省里挂上了号的名角儿;团里的其他人也是吹拉弹唱各有绝技,我不得不感叹年少不知天地大!必须老老实实从头学起;为了改掉自己浮躁、喜欢张扬的毛病,我谨记蔡校长“君子不多言”的叮嘱,给自己立下规矩:半年之内,别人不对我说话,绝不主动搭讪,别说,我还真做到了。半年后的一次全团大会上,团领导竟然点名表扬我虽然性格内秀,却学习勤奋业务拔尖进步很大。


在文工团工作期间,澡溪中学的不少老师到了县城,都会来剧院看看我,蔡校长却从来没有来过,从其它老师口中得知,我离开学校不久,他就调到九江武宁县一个学校任职去了,从此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前几年,偶然在一位老先生的回忆录里读到蔡校长写的一首金婚诗:“晴雨风霜五十年,相依相伴又相怜,纵然难觅三生石,也望能修再世缘。”一幅恩爱夫妇相濡以沫的温馨画面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为恩师拥有美满的爱情生活倍感高兴。


2016年的一天,与一位旧友聊天时惊悉,蔡校长已于2011年11月2日作古,临终时留下遗嘱:骨灰不留,撒进鄱阳湖。他的同仁吟诗赞叹:“惊悉先生作古人,临终遗嘱见精神,骸灰只向鄱湖撒,不占人间地半分”。我仿佛见到了恩师在人世间的最后一个华丽转身! 


(恩师魂归之处鄱阳湖。奉新本土摄影家曾冯发摄)


人生无常,我怎么也想不到,50年前恩师对我的临别赠言竟然会是永诀!一生只为育人来的他,若是知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君子不多言”两句话被学生铭记了一生,受益了一生,天堂之上当感欣慰吧!


已有0人点赞

自定义html广告位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

专题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