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奉新新闻 / 正文

一位来奉新工作了四年的湘人,站在潦河湿地公园门口的感悟...


不为时光所动,永远是少年

当我静静地站在潦河湿地公园门口,看着眼前来回更换的人群,路灯下那半截拉的很远的身影,更像是一位沉默不语的巨人,合着孤单的自己瞭望远方。

远方是夜幕下沉沉的黑暗,除了流水的声音和夜钓的老人,我再也看不到任何有关的景色。

沙眼像是给予我一个倔强而柔软的理由,风一吹泪眼婆娑,只是不知道为何听着流水,却也忍不住的哽咽。

追寻理想的船越漂越远了,我一直觉得坐在船中央那个不畏艰难的浪子就是自己,任由着风吹打都发誓着坚持,岂知哪一天,已是站在岸边的看客,在扪心自问的时候,在想着如何去弥补这样一个心灵谎言,却被现实的自我狠狠扇了一个巴掌,在堆积如山的借口和慵懒的行动下,促使自己再也坐不住那只小船,它承载着希望,它仅仅承载着希望,现在局促的连只脚也无处下放。

之前的自己一直以为除了在亲人之外,还可以拥有其他之外的温暖,而这种温暖也确实存在,总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你我各搀扶一把,虽不说来的热烈,却也温情,捉摸不透,羡慕着此刻酣睡的人们,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压在心头,而我却辗转反侧,抓着被角装睡。

以前寻找,现在放弃。我一直以为我是那种在人群中可以开怀大笑的人,其实不是,那样做的方式仅仅是因为我获取了信任,我才肆无忌惮。直到某天,那些让我亲近的人也让我产生恐惧,准确的说她们善于伪装,那种目的性的伪装,让我看到了自我怜悯,像是站在大树下受到庇佑的孩童,伸出的手仍旧干净,可是心灵却再也不纯洁。

任何一种新事物的开端都有一种莫名的畏惧,那是一种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却又无法吃透,倘若在那之前想象的开端十分残酷,已然到现实时,就不过是安然接受。我有这样的体会,考试,出远门,和工作,看起来毫不相干的事物,却总有一个共同之处,“不甘”,看了很多年的旧事物,像砸在心头的枷锁,那么唯有反抗,我见过一些和我一样的普通人,因为物质,因为欲望,因为很多无法自拔的要求,在奋斗中败下阵来,不是说他们不行,而是未曾预料。

我不恭维,也不爱敷衍,这可能是如今社会上的另类,我也吃到了苦头,我也曾试着改变自己,尽可能的圆滑一些,但我发现那根本不是自我,骨子里的东西只能憋进骨子里,我发现欺骗也逐渐消失,那种愧疚感迫使着我去返还吃完饭后忘记付的钱,给完以后的那种如释重负,才终让人快乐,尽量和这个社会同步,却也要不予苟同,我碰到了好几个笔友,我发现那却是让我望尘莫及的道路,讨论钱财,烟酒,却唯一没让我找到那种志同道合的鼓励,于我在业内还是一个人势单力薄的存在,偶尔写写画画送些人,做些琐事。

从小不爱哭,眼泪太煽情,那种让人婆娑的感觉,对我一直是种深沉,我一直葆有着自己那不苟言笑却又极其善于呈现情绪的脸庞,并不是懦弱,也不是畏惧,从小到大那种他人无法体会的事物一件件的贯穿着我的心智,我不能,也不会去刻意的去伤害,我知道那种结果,那绝不是家长因为小时候我顶嘴而给我肉体上的惩罚,而是心灵上重重的教育,而那种教育也让我铭记于心,很多时候,我们选择忍让,让并不是畏惧,而是不与之争斗,也有可能自己受伤。

我还有未曾实现的理想,我不确定会以怎样的时间去完成它们,现在的我有点忧愁,有点慌张,我依靠着自己。

 

二零二零年农历四月二十九日

杨求昭 表

(以上均是杨求昭书法作品)

简介


本文作者简介杨求昭,号亚卓,湖南邵阳人,1987年4月出生,大专文化。现在奉新工业园任江西嘉拓智能设备有限公司运营总监。

0

自定义html广告位

下一篇:【覆车之戒】怎么就撞上去了呢?

上一篇:【队伍教育整顿和警风建设年】统一行动开始了!严查!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最新投稿
人气排行
精选图文